潮陽區法院從重從快打擊污染環境犯罪 潮陽區法院從重從快打擊污染環境犯罪

汕頭市潮陽區法院鐵腕整治,從重從快打擊污染環境犯罪。受訪者供圖

 

1026日上午,汕頭市潮陽區人民法院專門集中對污染環境犯罪的彭某濤、楊某強等811名被告人宣告一審判決,依法以污染環境罪分別判處各被告人2年至6個月不等有期徒刑,并各處罰金。

圍繞練江整治任務,潮陽區法院始終堅持以“零容忍”的態度、頂格處理的原則,密切與政法各部門的協作,重拳出擊,鐵腕整治,持續從重從快打擊污染環境犯罪。今年至目前,該院共判決污染環境犯罪案件2231人,以自身實際行動助推練江綜合整治縱深開展。汕頭中院公眾號對案件宣判進行了直播。

楊可 羅輝軍 鄭伯洲

案例1

電鍍加工作坊非法排放污染物

今年41日,被告人彭某濤在未辦理行政許可手續、沒有配套相關污染防治設施的情況下,在潮陽區貴嶼鎮山聯村開辦一電鍍加工作坊,并先后雇傭被告人楊某強和同案人陳某(另案處理)等負責對被告人彭某濤運回作坊的文胸“鋼骨”進行電鍍。電鍍過程中產生的廢水未經處理直接排放到地面水坑,水滿后溢向作坊外面南側的排水溝,排水溝連接地下暗溝排放至附近溪流。

425日,潮陽區環境整治工作組對該電鍍作坊進行查處,經對廢水水樣進行提取監測,發現電鍍作坊外排廢水中PH值、化學需氧量、總銅、總鉻、總鎳、總鋅嚴重超標。潮陽法院認為,被告人彭某濤、楊某強無視國家法律,結伙在經營電鍍作坊過程,違反國家規定,非法排放含鉻的污染物超過國家或者地方污染物排放標準3倍以上,非法排放含銅、鎳、鋅的污染物超過國家或者地方污染物排放標準10倍以上,嚴重污染環境,侵犯國家對自然環境的保護和安全管理制度,其行為均已構成污染環境罪,屬共同犯罪。鑒于被告人彭某濤、楊某強歸案后均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,并當庭自愿認罪,被告人楊某強是從犯,故依法均可予以從輕處罰。依法以污染環境罪判處被告人彭某濤有期徒刑2年,并處罰金2萬元;判處被告人楊某強有期徒刑12個月,并處罰金6000元。

案例2

結伙非法處置危險廢物嚴重污染環境

今年328日,被告人郭某旭與同案人郭某昭、陳某斌、姚某和(均另案處理)在沒有辦理危險廢物經營許可及配置任何環保設施的情況下,合伙在潮陽區貴嶼鎮西美村開設廢舊電器拆解作坊,并雇傭被告人陳某林為管工(負責管理貨物進出及望風等),雇傭彭某順等人對廢舊馬達進行粉碎和熔錫工作。43日晚,潮陽區貴嶼環境保護分局對該作坊進行檢查,現場抓獲被告人郭某旭、陳某林和彭某順等人,繳獲帶電路板的廢舊馬達及廢舊電子元件共計10184公斤。經對照《國家危險廢物名錄》,上述帶電路板的廢舊馬達及廢舊電子元件屬于廢電路板(包括舊廢電路板上附帶的元器件、芯片、插件、貼腳等),屬于危險廢物。

潮陽法院認為,被告人郭某旭、陳某林無視國家法律,違反國家規定,無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,結伙非法處置危險廢物,嚴重污染環境,妨害國家對危險廢物的安全管理制度,其行為均已構成污染環境罪,屬共同犯罪。鑒于被告人郭某旭、陳某林歸案后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,并當庭自愿認罪,且被告人陳某林是從犯,故依法均可予以從輕處罰。依法以污染環境罪判處被告人郭某旭有期徒刑10個月,并處罰金1萬元;判處被告人陳某林有期徒刑8個月,并處罰金5000元。

潮陽法院還依法對被告人郭某響、高某東、莊某鑫、劉某先、周某牛、蔡某明污染環境犯罪做了判處。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幸运农场 重庆福彩